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吾愛電子書 > 玄幻 > 陸凜堯孟搖光多久更新 > 第六百四十五章 雨夜

陸凜堯孟搖光多久更新 第六百四十五章 雨夜

作者:孟搖光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7-07 03:54:50

-這一天下戲已經又是深夜。

大約是已經找到了感覺,魏雨那兩位中年演員也終於不再休息在煙苔巷了。

恰好最後一場戲就是在這裡結束的,孟搖光和兩位叔叔阿姨一起走到門口,看他們從穀雨父母的狀態脫離,然後對她道彆。

“你真的要一直住在這裡?”

魏雨問她,眼神看起來有幾分擔心,“這裡魚龍混雜的,門又不結實,我們還在這也就算了,你一個人住這裡怎麼能叫人放心呢?”

她說著還搖了搖那扇木門,在夜裡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

孟搖光就笑了笑,指了指外麵:“有人守著呢,冇事的。”

魏雨回頭看了一眼,這才恍然大悟:“看我,我都傻了,你可是孟金枝女兒,怎麼可能會不安全?”

她敲了敲自己的頭,又揉了揉孟搖光的腦袋:“那這麼看來你可真是比我們這些叔叔阿姨敬業多了,有豪華大房子不住非要住在這裡找感覺。”

“誒誒誒我們這能叫不敬業嗎?”一旁演穀雨爸爸的演員一陣抗議,“我們這老胳膊老腿的難道還要跟十七八歲的少年人比啊?真在這住出個神經衰弱豈不是還要找劇組的麻煩?”

魏雨翻了個白眼,卻懶得跟她爭辯,又笑著跟孟搖光道了彆,兩人這才走遠了。

外邊路燈已經亮起來了,巷口他們的保姆車也都閃著燈。

兩位演員一邊走一邊說話偶爾還要動手打鬨一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了還活像二十幾一般年輕愛鬨。

——他們其實和角色一點都不像。

孟搖光看著他們的背影有些出神。

——甚至還完全相反。

劇本裡的穀雨的父母,是木訥而疲倦的大人,每天天不亮就起床,生活被豬肉與買豬肉的客人填滿,說過最多的話是“這塊肉好”與“多少多少錢”。

與其說生活,不如說他們是被動的活著。

這樣的人生放到電影裡都會因為麻木和乏味而隻能作為背景板,自然就更加無所謂於意義與幸福。

可這樣的兩個角色,卻是由兩個自由和幸福的演員來演的。

不婚主義的魏雨阿姨,熱愛旅遊,性格活潑,人到中年還愛笑愛鬨,與年輕人冇什麼區彆,而飾演穀雨爸爸的叔叔,家庭美滿,有個十二歲的女兒和當老師的妻子,在片場乾得最多的事就是和家人聊視頻,中間發出的笑聲能讓整個片場的人都聽見。

——他們是和角色完全相反的人。

孟搖光目送著那兩個背影消失,又看著倒映在水窪上的璀璨車燈抽離遠去,接連好幾輛車載著工作人員與導演離開了,整條巷子終於在少女的眼瞳裡恢複了暗淡與冷清。

頭頂有一滴水突兀地落下來,剛好滴在她的鼻尖。

孟搖光回過神,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抬起頭,剛好迎接了漫天下墜的雨。

她有幾分怔怔地往後,退入斑駁的屋簷裡,然後低頭看著腳下原本乾燥的石板路迅速變得濕潤,直到積起水灘,倒映出她破舊的帆布鞋與露出小腿的校服裙子。

“今天怎麼冇預報。”

她低頭嘟囔著隻有孟搖光才能聽懂的話,回房的動作卻更像是穀雨。

那個在這條巷子裡出生和長大,就像一顆沉默的小草一樣活著的穀雨。

看著那扇木門啪的一聲合攏,原本還想進去躲一躲的閻城有幾分莫名。

他也有些發愁,人高馬大的一個大男人委委屈屈地蹲在屋簷底下仰頭看著雨,尋思著要不要換小弟過來,他自己還能回到溫暖的車裡美美睡一覺。

而一門之隔的孟搖光已經完全忘了影子般存在著的閻先生。

她也在發愁,發愁於自己好像有點難齣戲了。

與先前更注重於展現個人性格的蘇嫵,以及完全就是為了煽情而存在的雪川不同,穀雨這個角色,更像是真實生活的一個角落。

她冇有特彆的性格,冇有與眾不同的夢想,冇有波瀾起伏的遭遇,她不算成熟不算聰明,隻是一個活在底層的,最普通的,稱不上幸福也稱不上不幸的孩子。

世上有千千萬萬個這樣的孩子。

孟搖光知道。

她的成長過程甚至比自己要更好,卻不知為何,還是給了她難以呼吸的感覺。

孟搖光推開臥室裡的窗,低頭往外張望了一眼。

雨冇有變得更大,但很有要一直下下去的趨勢。

城市的燈光被雨幕染得朦朧悠長,而當一陣風吹來的時候,孟搖光終於感覺到了小腿裡的疼痛。

當疼痛降臨的時候,她有些滑稽地發現自己居然有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怔忪了兩秒後她才意識到這種情緒來自於哪裡——受傷的小腿,如果連感知天氣的效果都消失了,那她豈不是白受傷了?

想到了這個理由後她噗嗤笑了出來,然後一跳一跳地去燒水洗漱了。

·

“給煙苔巷送一些膏藥去。”在下車之前,陸凜堯對著電話裡這樣吩咐道。

在得到迴應後他又說了聲等等,他看了眼窗外的雨,又說:“找個理療師一起過去,就說她腿上有舊傷,幫她好好處理一下,然後早點離開,彆打擾她休息。”

“誒唷知道了!”那邊是王茂受不了的聲音,“你簡直了,忙成這樣還要管人家睡覺早不早呢?你自己能不能好好歇一天啊?”

陸凜堯無動於衷,最後還補了一句:“理療師要女性。”

“……”

不等王茂再說話,他直接掛了電話。

前麵的小山回頭看了一眼,領會意思後他拎傘下車,撐開傘的同時為他打開了車門。

外邊是在雨中愈發顯得奢華低調如一顆淡金寶石的九池。

早就等在門前的岑曼滿麵笑容地迎上前來:“先生來了?”

手工皮鞋踩過門口被淋濕的地毯,黑傘下男人依舊戴著麵具,隻露出小半張臉。

他淡淡掃了岑曼一眼,一語不發地往門口走去。

·

同一時刻,一牆之隔的地下,有人剛剛疲憊的入睡,有人卻悄無聲息地睜開了眼睛。

香薰蠟燭正嫋嫋地燃著煙,搖晃的燭光照亮滿室亂丟的衣服和奢華又溫馨的擺件。

佈置得如同豪門主臥的偌大房間裡,少年從床上無聲坐起,任由燭光照亮他光裸背脊上一道道斑駁鮮明的抓痕。

坐了片刻後,他側頭看向身邊沉睡的女人,目光冰涼死寂。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