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吾愛電子書 > 玄幻 > 陸凜堯孟搖光多久更新 > 第六百二十五章 春天的窗

陸凜堯孟搖光多久更新 第六百二十五章 春天的窗

作者:孟搖光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18 03:37:47

-這一夜孟搖光冇能睡好。

即使就躺在陸凜堯身邊,即使窗外遙遠的風聲與海浪都如同催眠曲一般柔和,她卻始終睡不好。

原本是想問陸凜堯的問題,卻被反問住了。

當時冇能立刻答上來的孟搖光很快被人撈到一邊整齊放下,接著男人淡淡說了聲“睡吧”就閉上了眼睛,留她一個人在深夜輾轉難眠。

也是在那句反問裡,她陡然發現自己其實從未思考過這個問題。

即便是在最初找這個人索求“愛意”的時候,即便當初她說出了那句“那我也愛你”——對陸凜堯這個人的信任與依賴彷彿是與生俱來,那是紮根在她記憶裡最深的種子。

最初以陌生人相見時,這顆種子還不敢冒頭,隻是警惕而小心地深埋在土壤裡,可後來隨著一步步接近,隨著往事一點點被披露出來,在她的世界一度崩塌失控的時候,那顆種子終於不受控製地迅速長大,長成了參天大樹。

而樹上的每一根樹枝與每一片樹葉都寫滿了陸凜堯的名字。

她想他會是她在這個世界上最信任的人。

孟搖光這一生還從未體會過徹底依賴一個人的感覺,她總是更習慣自己當自己的靠山和支柱,可陸凜堯不一樣——但,這是愛嗎?

大約從來都將信任當做了理所當然,也逐漸將親昵變成了習慣,所以她反而從未深入地思考過這個問題。

她愛他嗎?

就像一個女人愛男人那樣。

孟搖光這麼想著,不知不覺側對著陸凜堯,將目光也移了過去。

她以實現描摹他的輪廓,淡淡星光落在上麵,繪出一張隨時都可以入畫的令人驚豔的側麵。

他閉著眼,呼吸綿長,睡得很安穩。

不知是否感受到她的目光,男人眼皮微微動了一下,卻冇有醒來,而是朝這邊翻了個身,由平躺變作了側躺,原本放在身側的手也隨著動作搭過來,順勢落在了她的肩膀上。

孟搖光嚇了一跳,甚至下意識屏住了呼吸,一動不敢動地閉緊了眼睛,半晌發現冇動靜後,才小心翼翼地睜開。

兩人此時已經是麵對著麵的姿勢了,陸凜堯一隻手還搭著她,幾乎就是個環抱的姿勢,隻是上半身還有些距離,而他腦袋略微低著,眼睫也依舊靜靜垂著,顯然分毫冇有被驚醒的樣子。

孟搖光瞧著就忍不住撇嘴:宋蘭因還說你長期失眠睡不好覺,但我看著你睡眠質量可比我好多了。

甩出那種話後轉頭就睡了,留我一個人七上八下。

她又有點想去揪他鼻子,但到底還是不想真的把人弄醒,便剋製住了蠢蠢欲動的手。

橫豎睡不著,她趕緊微微仰著頭,細細打量這張怎麼捯飭都會讓人驚豔的臉。

這個角度這個姿勢,基本能看清男人的全臉,從緊閉時顯得越發如畫筆描摹的流暢眼型,到挺拔得恰到好處的鼻子,再到薄而紅,輪廓精緻的嘴唇——是男星們的整容模板,卻又是所有人整都整不出來的俊臉。

可就是這樣一張令人驚豔和耀眼的臉,這麼高大又強大的一個人,在安睡時居然也會呈現出此時這般,近乎能稱為乖巧的姿態。

令人……心軟,甚至,或許還有心疼。

孟搖光想著城堡外那片無邊無際的海,想著樓下那冷冰冰的壁爐,最後她想到這整座城堡以及整座山——即便是如陸神這樣,在外人眼裡耀眼奪目的人,置身於這樣寂靜的山林之中時,也會顯得渺小起來。

冇有我的話,你在這裡的夜晚也能睡得好嗎?

當我在擔心這些事的時候,我是不是在愛你呢?

即便是我先向你求救,我先說出那句話的——可是我,真的有資格愛你嗎?

以女人對男人的身份,去肖想那個能永遠陪在你身邊,光明正大為你做任何事的位置。

我真的可以嗎?

在思緒觸及到男人和女人這兩個詞時,孟搖光發現自己的心跳不可抑製地加快了起來。

她有點羞恥,然後埋著腦袋,小心翼翼也把手伸出去,搭在了男人的腰上,然後又往前蹭了蹭,直到鼻尖觸及到他柔軟的睡衣,才閉上了眼睛。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愛……

她在心裡想。

但我現在隻想每夜都能陪在你身邊,看著你安然入睡,永遠不必受失眠困擾,為此我可以每天都比你睡得更晚,甚至付出我的睡眠來交換也可以。

這是愛嗎?陸凜堯。

如果你能在夢裡給我答案就好了,因為醒著的我是不敢問你的——在我甩掉那些糟糕的過去,在我確定自己能給予你更多之前,請原諒我要做一個膽小鬼。

現在,為了明天的工作,我要努力睡了。

晚安,陸凜堯。

做個好夢。

·

陸凜堯這一覺睡到了九點。

他醒來時看見室內淡淡的天光,一時還有點不知今夕何夕的恍惚感。

直到貓爪子撓門的聲音傳來,他才撐著身體坐了起來。

他坐在滿室晨光裡,先看了一眼身邊早已空蕩蕩的床鋪,再纔是感受到了身體上的輕鬆。

多日忙碌與各種應酬所造成的疲乏一掃而空,這種彷彿每一顆細胞都徹底飽睡一頓然後舒展開來的暢快感,他好像從來都冇有感受到過。

這麼多年來,他光是能在四點前睡著就已經要感慨一聲睡得不錯的身體,在和孟搖光在一起後,似乎正在變得越來越享受。

先是破了在十二點之前睡著的記錄,接著不但能在十二點之前睡著,甚至還能一覺睡到九點。

他掀開被子起身,洗了個澡後纔開門。

小天狼星撲騰著小短腿跳進來,圍著他的褲腳轉來轉去,喵喵地叫,明顯比平常要興奮許多。

“這麼高興乾嘛?”

陸凜堯一邊擦頭髮一邊往外走,“你主人都徹底把你送給我了。”

Dylan正在往樓上走,見到他下去立刻停住了步伐,問了聲早,還多嘴了一句:“這是我第一次見您睡懶覺。”

陸凜堯哼笑一聲,又問:“人是什麼時候走的?”

“淩晨快五點的時候。”

看著陸凜堯腳步微頓,片刻後才繼續往下,Dylan便繼續道:“我瞧著她還困得很,整個人偏偏倒倒的,我勸她請個假也不肯,說工作要緊。”

說話間陸凜堯已經走到了最後幾層階梯,而就在完全下樓,人也已經轉過彎來時,他看見了鮮花盛放的窗。

“雖然是快五點才走的,但其實四點就起床了。”Dylan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她去外邊林子裡摘了許多草葉樹枝,還有些零零碎碎的野花,用光了家裡所有的花瓶。”

“說想給你一扇春天的窗戶。”

在那扇春天的窗戶前,連冰涼已久的壁爐都變得鮮豔而充滿活力起來。

一直蔓延到地毯上的枝枝蔓蔓野花野草,迎著窗外蓬勃的日光,燃燒成溫暖的火焰,一直延伸到陸凜堯的眼眸裡,讓他一時間甚至無法再記起那地方原本的模樣。

那具無論他看冇看過去都總是趴在那裡的屍體消失了,停滯了多年的空氣重新流通起來,隨著風和陽光一起,在擠擠挨挨的花草之中,畫出了春天的模樣。

而陸凜堯就站在這扇春天的窗前站著,一動也不能動。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