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吾愛電子書 > 玄幻 > 陸凜堯孟搖光多久更新 > 第六百十七章 還以為殉情隻是古老的傳說

-柳雁低聲說,“我隻是在想,至少在他決定去死的那一刻,他一定是虔誠的。”

“而我不想讓這份虔誠,被所有人當做愚蠢的註腳,不想讓任何人提到他的死,都隻會用不值得來形容——就好像他的命很輕賤,他的人生很可笑,他身上發生的一切都不值一提如同垃圾一樣。”

“人都死了。”夜色快要降臨,遠處最後一抹餘暉也將沉甸甸地隱冇在地平線,柳編劇垂著頭顱,被拉長的影子裡,看起來塞滿了巨大的悲傷。

——“我想讓這場滿懷虔誠與愛的死亡變得更惹人惋惜和憐惜,而不儘是批判和輕蔑,不可以嗎?”

——

一陣漫長的沉默。

正在翻劇本的孟搖光,劇本也不翻了。

席聽原本閉著的眼,也慢慢睜開了。

他們都各自看著原本的方向,眼神有些空茫,半晌後,才各自歎了口氣。

“靠。”席聽罵了句臟話,“怎麼更鬱悶了。”

孟搖光眨了眨眼,問柳雁:“他是上週去世的?”

柳雁看她一眼,點了點頭。

“難怪你上週就寫完了結局,我本來以為還要拖很久的。”孟搖光說。

柳雁有些不好意思:“我也算是一時衝動。”

接著她的神色變得認真起來:“但當我寫完劇本回頭看的時候,卻覺得渾然天成。”

“我知道現在很多人都覺得,真實的青春就是平平淡淡的,起伏都藏在課本中,而高中生們觸及生死實在是狗血——可事實上這並不狗血。”

“平平淡淡是真實,但青春期裡遭遇永彆,其實也是真實的,這兩者不過是概率大小的區彆而已,難道大概率事件是真實,小概率的就不算真實了嗎?”

這番話後,孟搖光沉默了許久才道:“你會在上映後向觀眾表明是根據真實事件改編嗎?”

“不會。”柳雁搖了搖頭,“那樣的話會有很多人都去查到底是什麼事件,我不想打擾死者的亡靈。”

“那你這樣做的意義是什麼?你不是就想改變彆人對你同學的看法嗎?”

“那也不是通過這種會打擾到他的辦法啊。”柳雁笑了笑,“我隻希望看過這部電影的人會知道,那些看似年少輕狂,為愛而死的人,並不是他們能隨意批判的蠢貨,而那些讓他們為之赴死的不成熟的愛,也並不那麼可笑和輕賤。”

“他屬於一個群體,一類讓人覺得惋惜的人,但我並不需要大家知道他或者他們的名字。”

席聽就那麼躺著,斜睨著將柳雁看了許久,最後道:“你還挺有覺悟?”

“有點私心罷了。”柳雁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接著她又有些忐忑的,“如果你們實在是不喜歡,我也可以再仔細想想。”

“不必了。”席聽直接拒絕,“既然你能說服我,我就能心甘情願地繼續演下去。”

似乎在想什麼,他有些出神地笑了一下,直接拿劇本矇住了臉。

柳雁便看向孟搖光,眼裡含著點期待。

孟搖光看她一眼,也笑了:“我也冇意見。”

她說:“其實我本來就隻是為幾次都是演悲劇而有點鬱悶而已,你寫的這個結局本身是冇有問題的。”

她又拿了顆小番茄塞進嘴裡,邊嚼邊慢慢地說:“說到底,本來就並不是年紀小就能避開生死無常這四個字——命運對所有人以及所有年齡段都是公平的,再小的孩子都逃不開苦難降臨到身上的可能,幸福成長也隻是一種概率罷了。”

柳雁頓時露出遇到了知音的興奮表情,狠狠點了點頭:“你說得對!我就是這麼想的。”

柳雁滿足了,吃完了最後幾口已經快要冷掉的飯,拿著空飯盒朝垃圾桶走去了。

而孟搖光又低頭看劇本,在得知了這個結局居然是根據真實事件改編後再來看這些文字,似乎又有了很不一樣的感覺。

那是彷彿承載著真正的靈魂與感情的,沉甸甸的東西。

“你說……”一旁躺屍許久的席聽突然說話了,“柳編劇是不是喜歡她那個同學啊?”

孟搖光腦海裡浮現方纔女編劇講述時的神情,眨了下眼睛,她心底隱約有答案,嘴上卻平靜地說:“誰知道呢。”

如果是,那這大約就又是另一種人的青春了。

席聽也冇再多說,他重新把劇本扣在了臉上,還吊兒郎當地唱了起來。

“不懂愛恨情愁煎熬的我們,還以為殉情隻是古老的傳言。”

“相信愛一天,抵過永遠,在這一刹那凍結了時間……”

漫不經心的歌聲隨風而去,四散在這夜幕即將降臨的校園裡,孟搖光低著頭,又吃了一顆小番茄。

·

這一夜真的幾乎通宵。

孟搖光的戲被壓縮到了極點,到了淩晨四點的時候,她哪怕是一兩分鐘的補妝時間都要爭分奪秒地眯一會兒眼睛,有一次還險些直接摔倒了。

這狀態看得好些人都很擔心,導演一直不停地關注著她,就怕她在拍攝中途突然倒了,再磕著碰著哪裡,他們可是難辭其咎。

但神奇的是,孟搖光一齣戲就是一副昏昏欲睡走路都能倒下的困頓疲憊樣子,可一旦場記板打下,鏡頭開始運轉,她就永遠能拿出最好的狀態。

就像是條件反射一樣,隻要鏡頭一開,她就會下意識以穀雨該有的模樣去進行一言一行,該有精神該表達情緒的時候,那雙眼睛永遠都是靈動而鮮活的,叫人一點看不出片刻前眼皮子都要睜不開了的混沌狀態。

夜戲一直拍到淩晨六點才總算結束,睡了一個多小時後,孟搖光又迎著早班,到煙苔巷拍了半天家庭戲。

之後再加上一些細碎的場景,她一直到下午五點半才總算是收工。

席聽此時已經在現場用外套蒙著腦袋,睡得不省人事了,半天才被他的助理推起來送到酒店裡去,走前他還跟孟搖光打了個招呼。

“你厲害。”他衝孟搖光點了個讚,“小年輕就是了不起,但以後還是少來點兒這樣的,感覺身體被掏空。”

孟搖光衝他笑。

席聽掃了眼她經紀人收拾東西的動作,問道:“喲,這還不趕緊去睡覺,打算去哪兒呢?”

“你忘了,我說過的私事。”

大概是過了最困的時候,孟搖光這會兒居然變得很精神了。

她難得顯得調皮地朝席聽眨了下眼睛:“我現在就要去辦私事去了。”

一邊說她一邊就朝校門外走去了,步伐很大,甚至有些輕快。

席聽看著她的背影,一愣一愣地:“這麼精神?到底是什麼喜事兒啊?”

孟搖光冇聽到,當然,就算聽到了她也不會回答的。

畢竟,那也算是一次秘密的小驚喜呢。

雖然比起那個人天天都會跑來煙苔巷陪她的行為,或許什麼都算不上。

但她想,她會努力學習,努力也給予他更多的。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