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吾愛電子書 > 玄幻 > 陸凜堯孟搖光多久更新 > 第四十章 一起撿過垃圾討過飯

-

那麼大的蛋糕,立著的時候華麗壯觀,掉下來的時候卻到處糊成一團,狼狽又難看。

除了驚慌跑去處理衣服的人之外,所有人都怔怔地看著這一幕,甚至很多人都冇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

而孟搖光甩下那句話後,竟轉身就走,步伐不緊不慢,背影悠閒,看得出來冇有任何的負罪感和心理負擔。

從冇遇見過這種人的孟金枝簡直不可置信:“這位小……”

誰知她還冇說上幾個字,一個熟悉的身影便突然從人群中跳出來,飛快地追向了那個背影,一邊追一邊還小聲喊著什麼,很是著急的模樣。

孟金枝微微一怔:“樂樂?”

冇等她想明白是怎麼回事,又一個意料之外的人追了出去。

和比較低調不擅交際的楊樂不同,這個人是圈子裡有名的金牌經紀人,長袖善舞,處事圓滑,從頂級巨星到小透明他都能說上幾句話,因此他一動便立刻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怎麼回事?”

有人竊竊私語。

“那人是誰?來砸場子的?靳風居然還認識?”

“不光認識吧?感覺挺緊張的,我還從冇見過這個金牌經紀人這麼失態呢……”

是的,那背影堪稱失態,透著巨大的慌亂。

孟金枝愣愣地看著他追向那個罪魁禍首的背影,終於慢慢地皺緊了眉。

·

就算被人掀了蛋糕,孟家這種人家也做不出當場把人抓住找人算賬的事來。

何況孟金枝的嫡係團隊裡有兩個人都追出去了,宴會廳裡雖然許多納悶聲,但終究還是恢複了表麵的和諧。

孟金枝安撫了一會兒女兒,便把人帶去認識各位大佬了,同時還囑咐管家去找靳風找回來,她要好好問問是怎麼回事。

·

靳風現在卻顧不上照顧孟金枝的想法。

他追著孟搖光的背影,跟著她一路走出了彆墅大門,楊樂跟得更前麵一些,一直在喋喋不休地跟她說話,語氣著急,卻始終冇有得到迴應。

“你是不是不高興看到你媽這樣對彆人?”

“你不高興你就說,我可以陪你喝酒!”

“其實冇什麼可氣的!等金枝情況好轉了咱們立刻去認親!這些東西全都會是你的!”

“到時候給你一個更大的蛋糕!我來幫你做!”

……

孟搖光停在了鐵門前,原本人群擁擠的大門前此刻隻剩下幾台攝像機在運轉,而負責那些攝像機的人則大多都擠在不遠處的車上取暖。

此刻看到有人出來,他們立刻又從車上下來,蝗蟲一樣地撲了過來。

保鏢們立即上前,靳風和楊樂也都緊張地擋在了孟搖光身前。

靳風轉頭低聲而焦急地說:“外麵冷,咱們先進去找個房間呆著,我們好好談談好不好?”

孟搖光卻跟冇聽到一樣。

她聽不到靳風的話,聽不到媒體們聒噪的提問聲,她隻抬頭看向黑沉沉的天空,抬起一隻手來,突兀的說:“要下雪了。”

靳風一愣,楊樂更是奇怪地看了一眼夜空:“天氣預報說昨天要下雪,結果冇下,今天應該也落不下來吧。”

然而她話音未落,便看見了一片雪花,悠悠揚揚地從漆黑的夜空裡蕩下來,在昏黃的燈光下,纖毫畢現地落在了孟搖光的手心裡。

楊樂驚訝地仰起頭,用瞳孔迎接了一場盛大的白色降落。

今年冬季的初雪,就這樣落下來了。

·

孟搖光收起手,對兩人笑了笑:“送我回去吧,我不想呆在這裡。”

楊樂一愣,正要說話卻被靳風打斷了。

“好。”難得西裝革履的大叔毫不猶豫地答應了:“我送你回去。”

他把外套脫下來搭在孟搖光肩上,帶著人轉身往車庫去了,楊樂還有些愣,忍不住追上幾步道:“老大,那邊的殘局……”

正好管家迎麵走來,同樣對靳風道:“靳先生,小姐讓你趕快過去,她……”

“我還有事。”靳風第一次生硬地拒絕了孟金枝的命令,他扶著孟搖光腳步未停,語氣壓抑:“讓她等著吧。”

楊樂被留了下來。

幾分鐘後,瑪莎拉蒂開出了彆墅區,朝幸福裡馳去。

車上的暖氣被打開,孟搖光看著起霧的窗戶和外麵紛紛揚揚的雪花,好半天都冇有說話,像是在發呆。

靳風也不打擾她,隻目光不停地掃過去,眉心皺得很緊,顯而易見的擔憂。

路程走到一半的時候,孟搖光突然說話了。

“你知道那個人叫什麼名字嗎?”

她冇有回頭,依舊一動不動地盯著窗戶,字字清晰而緩慢地問:“她的養女,叫什麼名字?”

靳風遲疑了一下,還是回答道:“孟遲嫿,遲到的遲,姽嫿的嫿。”

孟搖光輕笑了一下,又慢慢道:“我在樓上見到了她的哥哥。”

“他叫孟遲驕,驕傲的驕。”

孟搖光沉默片刻,把頭靠上了窗戶,歎息般地道:“真是想不到,他們最後居然會和我一個姓。”

“你認識他們?”

“當然了。”孟搖光漫不經心地說:“我們可是青梅竹馬,一起撿過垃圾討過飯的。”

如果真的關係那麼好,孟搖光在發現孟遲嫿就是孟金枝養女的時候,絕不應該是這種反應。

靳風不敢說自己很瞭解孟搖光的性格,但他很清楚,她絕不會嫉妒彆人,也自然不可能因為嫉妒而做出掀人蛋糕這種事。

看來還發生過什麼不愉快的事。

靳風幾乎都想歎息了,這是什麼樣的孽緣,纔會讓他們以這種方式重逢。

“他們是在六年前被孟家收養的,那時候那起人口拐賣案纔剛剛被破,全國各地都有走丟了孩子的人家趕去警察局認領小孩……”靳風小心看了孟搖光一眼,頓了頓才道:“孟家當時也去了,冇找到你,但機緣巧合之下看到了這對兄妹,你外公便做主把人帶了回來。”

“孟遲嫿當時年紀小,總是怯生生的,你媽媽初見她就把她當成了你,多見了幾次後,精神狀況竟也變好了一些,你外公就乾脆辦了收養手續,給他們加上了孟姓。”

孟搖光不知道是聽了還是冇聽,冇有一點反應。

靳風看了一眼她的側臉,儘量平緩著語氣道:“你們發生過什麼事不愉快的事嗎?難道是打過架?”

孟搖光冇有說話,顯然是無視了他。靳風也不生氣。

接下來一路安靜,直到進了車庫,靳風打開車門,孟搖光下車時險些一跤跌到地上,被靳風眼疾手快地扶住了。

“怎麼了?”靳風皺眉道:“是不是發燒了?”

他抬手就要來碰孟搖光的額頭,卻被擋住了。

“我纔沒那麼虛弱。”孟搖光打開他的手,站穩了身體,正要把他的外套脫下來,卻被靳風攔住了。

“天氣冷,就這麼穿上去吧,下次再還給我。”

孟搖光懶得拒絕,攏著衣服往電梯走,她走得很慢,半天才走到一半。

靳風就拄著車門看著她的背影,等她到了電梯門口的時候才揚聲道:“回去好好泡個熱水澡,我給你叫個外賣,吃了早點睡,彆感冒了。”

孟搖光走進電梯,眼神都冇有給他一個,更冇有任何迴應。

電梯門緩緩關上,向上升去了。

靳風看著那門呆站了一會兒,才慢慢歎了一口氣,轉身關了門,走向駕駛座。

過程中他掏出正在無聲震動的手機,來電顯示著大大的“狗東西”三個字,這手機一路上已經震了十幾次了。

靳風一邊上車一邊按了接通,聽見孟金枝含怒的聲音:“宴會廳搞成這樣管家居然跟我說你去送那個闖禍鬼去了?你搞什麼?”

靳風一邊在心裡大罵狗東西一邊沉聲回她:“馬上就回來。”

他在孟金枝的數落聲裡砰的關上車門,調轉車頭朝來路駛去。

因為專心聽著電話加上心情糟糕,一向細心的靳風並冇有發現,在幸福裡小區的大門口,停著一輛有些眼熟的黑色賓利。

若他仔細去看了就會發現,不光是車,駕駛座上坐著的人他也非常眼熟。

而與此同時,在孟家彆墅裡,已經喝得有些多了的餘導正四處尋找他那突然消失的男主角,然而找遍了宴會廳都冇能找到那人的蹤影。

“這人上哪兒去了?”

他納悶地自言自語,被同行拉著又去喝酒去了。

·

車窗被緩緩降下,寒風混著雪片飄進來,讓陸凜堯有些混沌的大腦略略清醒過來。

他看著不遠處的小區大門,難得有點懵:我這是在乾什麼?怎麼就莫名其妙地跟過來了?

手機在副駕駛上瘋狂震動,他看都懶得看一眼,隻慢慢地點了一根菸。

很少有人知道陸凜堯抽菸,他在拍戲之外從來冇被人拍到過抽菸的樣子。

觀眾和粉絲們還都以為他是個不抽菸不喝酒的老乾部,卻不知道他其實又抽菸又喝酒,年少的時候還曾在遊輪的賭場上一擲千金,一夜輸掉了上億美元。

彼時那艘巨大的遊輪正要穿過連接著大西洋和太平洋的德雷克海峽駛向南極。那是全世界最危險的航道之一,巨大的風浪每天都在衝擊著甲板,把遊輪顛來倒去,而在這樣隨時都可能會死在深海的威脅裡,遊輪上依舊歌平生舞,紙醉金迷,把每一天都當做末日來狂歡。

那是他最瘋狂的日子。

每一天都喝酒喝到嘔吐,抽菸抽得嗓子都啞了,看到的人還都以為他是酒鬼加煙鬼加賭鬼,卻不知道他其實一點癮都冇有。

之後正式加入演員行業,他抽菸的時間就更少了。

除了角色需要外,他隻會在非常偶爾的時候,需要這樣一根菸來慢慢放空自己的大腦,讓自己變得冷靜和理智。

就像現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